委内瑞拉未遂政变后 影响未来局势的四个关键词

委内瑞拉自去年国内大选之后,局势急转直下。今年1月,反对派领袖瓜伊多自封为“临时总统”,随即得到美欧等西方国家和南美洲多国承认。但瓜伊多仍未能对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构成致命一击。军队的效忠使马杜罗政府仍能控制局面。彭佩奥几天前发生的那场未遂政变就是一个例子。

当地时间4月30日,在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士兵在通往拉卡洛塔空军基地的道路上执勤。

4月30日,瓜伊多与一些武装军人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一个空军基地附近企图发动军事政变。瓜伊多在现场发表讲话,要求军队停止支持马杜罗,并呼吁人民游行前往推翻马杜罗。马杜罗当晚发表电视讲话说,委政府已挫败了此次政变行动。但另一方面,出于对美国“可能干预”的忌惮,马杜罗对瓜伊多也是投鼠忌器,目前尚未采取强制措施限制其行动。

分析委内瑞拉政局的未来走向离不开几个关键词:西半球、拉美左翼政权以及大国博弈。如果需要再加上时代的注脚,社交媒体当仁不让。

特朗普自称是“交易高手”,任何外交问题都可以交易。他的核心圈子成员都是意识形态色彩强烈的人物。梳理美国对外政策以及头面人物的公开发言,可以判断美国的外交政策掌握在以下几个人的手中:副总统彭斯、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国务卿彭佩奥以及特朗普的高级顾问——犹太裔女婿库什纳。

根据公开的情况分析,他们之间存在着“两两结对”的现象:彭佩奥与博尔顿处理西半球事务;彭斯与彭佩奥可能还一同处理对华关系;库什纳和彭佩奥则处理美国的中东与近东政策;特朗普作为大老板,推动这些政策的落实,但特朗普的底线很清楚,他将军事干预的刹车踩得死死的。

彭斯、博尔顿与彭佩奥都具有保守主义倾向。这批人执掌的国家安全团队被一些国际问题分析家形容为“新保守主义”。博尔顿是一位色彩浓郁的政客,彭佩奥执掌过中情局,他们的意识形态色彩强。如果委内瑞拉的政策放手给博尔顿,一场低强度的军事冲突不可避免。但正是由于彭佩奥的存在,现在美国在委内瑞拉的力量仍旧以对反对派的金援和秘密武装为主。

在委内瑞拉局势中,副总统彭斯更加值得重视。站在彭斯身后的是共和党传统的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和美国化工和能源巨头科赫兄弟公司。面对委内瑞拉的左翼政府与丰富的石油储量,彭斯出面的合理性与紧迫性不言而喻。

特朗普的国安团队的保守主义特征会使美国倾力更迭拉美的左翼政权。彭斯的公开讲话中,将拉美与“美国优先”紧密相连,这是一个美国试图强力介入拉美未来政治色彩与风向转变的信号。委内瑞拉作为拉美最重要的国家,左翼政权能否被更迭,事关美国对于拉美的控制能否回到上世纪的水平。因此,尽管特朗普缺乏军事干预拉美国家的政治决心,但我们不应低估美国试图更迭拉美左翼政权的战略决心。这是一张看起来类似“底牌”的牌,实则也是一张明牌。马杜罗可能也清楚美国的这一决心,所以才没有逮捕瓜伊多,避免刺激美国。

反对派的挑战使马杜罗的地位动摇,但他并未因此下台,仍能控制局势。俄罗斯向委内瑞拉空运武装人员是近期左右该国局势的关键点之一。

根据航空爱好者查阅FlightRader24这款实时跟踪全球航班动态信息显示,两架飞往委内瑞拉的伊尔-76首先降落在叙利亚的大马士革。不难想象,俄罗斯将至少是一部分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卫戍部队”或者是俄罗斯军事人员空运至加拉加斯,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除了马杜罗对“身边人政变”的担忧。俄总统普京的这一招也是影响委内瑞拉短期局势的关键“点穴”。

俄罗斯当然希望马杜罗能够继续执政,但俄罗斯看上的不是委内瑞拉的石油。俄罗斯和前苏联都对拉美的左翼政权青睐有加:一个反美的拉美左翼国家是梗在美国喉咙中的鱼刺。因此,对马杜罗的援手实际是俄罗斯与美国博弈的一步棋。在中东欧,北约挤压俄罗斯的态势非常明显,克里米亚僵局成为俄罗斯经济躯体上无法止血的伤口。俄罗斯必须具备在全球“出牌”的实力,叙利亚给了俄罗斯信心和成功的先例。如果马杜罗能够像阿萨德一样长期坚持,俄罗斯与北约、美国抗衡的布局就会多出一处,俄罗斯手中的牌就会多出一张。

不过这并不代表俄罗斯对于马杜罗的支持是一成不变的。马杜罗的命运一定程度上受到美俄关系的影响。如果美俄需要缓和(就像他们在朝核问题上的做法那样),委内瑞拉左翼政权的战略价值就会下降。迄今为止,俄罗斯仍然认为美国的施压是最后的施压,只要马杜罗扛得过去,亲美的政权就不会上台。一旦美国真正表现出不惜政治代价解决委内瑞拉问题的决心,俄罗斯想必不会和美国硬杠。

美国对委内瑞拉采取“极限施压”的政策,这是一项人所皆知的政策。特朗普政府针对每个问题,采取的“极限施压”措施是不同的,比如在委内瑞拉问题上,施压的一种形式是“舆论战”,通过舆论来影响马杜罗政权的稳定。

2019年1月底,博尔顿在出席记者会时“刻意”展示了写有“向邻国增兵5000人”的便签纸;4月28日,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对媒体表示马杜罗曾准备逃亡古巴,但“在俄罗斯的说服下留下”。随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和美国驻委内瑞拉的外交代表阿布拉姆斯均公开表示委内瑞拉国防部长帕德里诺、最高法院首席官莫里诺和总统卫队司令达拉曾经有过放弃马杜罗的打算,帕德里诺甚至已经与反对派谈判了三个月。这两条新闻都被马杜罗予以驳斥,但这些新闻不可能不对马杜罗阵营的内部产生影响,军队是否忠诚?高级军官是否与反对派接触?究竟哪些人值得信任?

在拉美,中情局的秘密行动能力成体系,且屡试不爽。马杜罗要对抗的,是美国体系化的策反与颠覆能力。只要能够控制住委内瑞拉互联网的舆论,只要马杜罗政府未能对此作出有力的反制,美国与瓜伊多相互配合的这些“舆论战”的心理效果会与经济制裁的效果叠加,迫使马杜罗率先出招。

预测委内瑞拉未来走向之前,我们仍然需要强调几个前提条件:一是特朗普不会投入军队来帮助瓜伊多推翻马杜罗;二是俄罗斯武装人员进驻或者是撤出可能都是迅速的,这取决于美俄关系与俄罗斯对“美国推翻马杜罗政府决心”的判断;三是只要马杜罗执政,美国对委内瑞拉的石油出口制裁就不会结束。

美国将委内瑞拉的石油收入踢出石油的美元体系,导致委内瑞拉的外债激增与国内严重的通货膨胀。委内瑞拉国内的问题与美国的外部制裁构成了委内瑞拉经济滑坡的两股动力。目前委内瑞拉的日均石油出口量已经下降超过80%。

能够左右局势的,除了外部的美国和俄罗斯,便是委内瑞拉军队。但可能不是国防部长这样在办公室里的军官,而是直接掌握兵权的旅长乃至营长。有一些细节值得注意,比如4月30日,一部分军人试图占领机场,瓜伊多也是在机场附近对支持者发表讲话。从政变细节来看,应该都是得到美国中情局特别小组的支持,委内瑞拉已经关闭与哥伦比亚的陆地边界,机场成为反对派快速获得国外支持的唯一途径。一旦机场被反对派控制,委内瑞拉的局势就将向纵深发展。

从目前来看,马杜罗仍然掌握着国内的主动权,但随着瓜伊多“逍遥法外”的时间持续增加,而委内瑞拉经济又无起色的话,局势无疑将对马杜罗越发不利。马杜罗和瓜伊多都在宪法与外国干涉的边缘游走,双方都谨慎地应对每一步,谁出第一招,谁的风险就更高。只有马杜罗能够结束委内瑞拉的政治危机,同样,这也会成为他个人的“背水一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ahb.net/,奥弗博赫

Leave a Comment